【记者连线月底,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军及地方安全部队等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提人阵)武装再度在提格雷州、阿姆哈拉州以及阿法尔州等交界地区激烈交火。这是今年3月人道主义停火休战以来,双方再度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

过去两周多来,埃塞联邦政府军还与厄立特里亚军队在提格雷州北部及西部地区对提人阵武装发动袭击。埃塞北部地区重燃战火不仅使埃塞国内和平进程蒙上阴影,也使刚有所好转的营商环境及埃塞经济形势再度恶化。

据埃塞通讯社等媒体报道,8月24日,提人阵武装从提格雷州南部向阿法尔州、阿姆哈拉州境内推进,占领两州边境附近的部分小镇,并继续沿公路南下逼近阿姆哈拉州的沃勒迪亚镇。而联邦政府军则对科博镇、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莱的提人阵武装营地与军事设施进行空袭。一如2020年11月双方冲突爆发时,埃塞联邦政府和提人阵都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声称战争是由对方挑起的。

埃塞政府称,提人阵的行动违反了停火协议,并指责提人阵无视埃塞政府提出的所有和平方案,其武装团体继续进行挑衅行为,于8月24日早上5点在东部前线的比索贝尔、佐贝尔和特库勒什方向发动了攻击。提人阵武装的军事指挥部指责埃塞政府违反了停火协议,提人阵领导人德布雷西翁·格布雷迈克尔发表声明称:“和平进程正在被设定为失败的进程”,并指控埃塞政府试图阻止对战争罪行的调查,暂停关键服务并封锁该地区。提人阵还指责联邦政府军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提格雷州南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部署,意在发动“全面战争”。

报道称,科博镇周围居民表示,从24日清晨开始就听到了重型武器的攻击声,但他们不知道是谁先发动攻击。双方重燃战火后,记者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南部郊区曾接连几天看到几十辆大巴运送士兵前往前线。就在过去两天,社交媒体消息显示埃塞政府过去一周曾动用埃塞航空公司的民用飞机多次运送士兵及武器。另据报道,埃塞政府此前宣称击落一架从苏丹运输武器给提人阵的飞机,且埃塞政府日前又称,提人阵从苏丹境内对西提格雷地区的联邦政府军等发动攻击,但相关报道均被提人阵及苏丹政府否认。

据当地媒体最新报道称,正当提人阵武装从提格雷南部、东南及西南、西部向阿姆哈拉州及阿法尔州等推进时,埃塞联邦政府军正联合厄立特里亚军队在西提格雷地区及提格雷州北部发动猛烈攻击,导致提人阵武装在西线遭遇惨败。而厄立特里亚军队则对提格雷北部地区部分重镇进行炮击。北部战火重燃后,阿姆哈拉州的德赛、孔博查、德布勒以及历史名城拉利贝拉等已经发布了宵禁令,并限制人员和车辆的流动。拉利贝拉被称为“非洲的耶路撒冷”,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注册的石刻教堂的所在地。

提人阵是原执政联盟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埃革阵)的核心政党,曾实际控制国家政权长达27年,以北部提格雷州为大本营。2019年12月,来自奥罗米亚州的总理阿比解散埃革阵,除提人阵外的埃革阵其余成员党与全部附随政党合并为繁荣党,提人阵对解散埃革阵的行为持强烈反对态度。在发生一系列敌对行动之后,2020年11月4日,提人阵和繁荣党执政的埃塞政府之间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2021年5月,提人阵被埃塞政府定性为恐怖组织。同年11月,提人阵武装沿公路南下,曾一度逼近亚的斯亚贝巴不到200公里,美欧等很多西方国家为此纷纷开展撤侨行动。后来因考虑到战线过长担心被政府军切断补给和反包围等,提人阵武装将主力撤回至提格雷州及阿姆哈拉州、阿法尔州边境地区。今年3月,埃塞政府单方面提出人道主义停战,以便人道主义援助进入受战乱严重影响的提格雷地区,提人阵对停战协议默认。自此双方进入5个多月的休战阶段,但双方都没忘记招兵买马、更新武器装备及补充弹药。

今年6月以来,埃塞政府及提人阵都对和平谈判表现出较大兴趣,埃塞政府不仅为联合国及美欧等向提格雷等冲突地区提供的人道主义援助开辟特别通道,还向提格雷地区增加了燃料和现金的运输和分配,大批人道主义救援物资抵达提格雷等地。埃塞政府还与联合国项目事务厅签署了第三方实施协议,以实施世界银行资助的提格雷地区重建项目。此外,在7月12日,埃塞政府任命了一个高级别和平委员会来领导与提人阵的和平谈判,而提人阵也表达愿意与政府开展和谈以实现永久和平,外界曾一度认为埃塞国内和平进程露出曙光,很多曾撤离埃塞的西方国家外交官、国际机构人员以及投资者等又纷纷返回亚的斯亚贝巴。然而,埃塞政府和提人阵在和谈条件方面却互不相让。双方在和谈条件方面的争执不下直接引发了第二轮武装冲突,和平进程也因此蒙上阴影。

有分析称,埃塞政府希望借武力逼迫提人阵放弃先决条件,与政府开展和谈,而提人阵高层强硬派则不顾美欧劝阻坚持再度开战,其目标很可能不是亚的斯亚贝巴,而是希望以武力,获取燃料、粮食、医药等物资,并打通前往苏丹的通道,同时迫使政府答应其和谈条件。

埃塞北部战火重燃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分别致电阿比总理及提人阵主席格布雷迈克尔并呼吁双方立即停火,为重启有效政治对话创造条件。

非盟委员会主席穆萨·法基对埃塞再次发生军事对抗的报道“深表关切”,并敦促缓和局势。法基强烈呼吁立即停止敌对行动,并敦促各方恢复会谈以寻求和平解决。法基重申非盟将继续致力于与各方合作,支持符合该国利益的协商一致的政治进程。他呼吁各方与非盟非洲之角问题高级代表、尼日利亚前总统奥巴桑乔接触。

埃塞是非洲第二人口大国,因为过去国内局势相对稳定,其经济也曾连续10年保持9%以上的增长,成为非洲经济表现最好的国家之一。然而,自2020年11月提格雷冲突爆发以来,埃塞经济遭到很大削弱,营商环境急剧恶化,民众生活受到严重冲击。

据报道,战争导致近50万人丧生,其中大部分来自提人阵一方,阿法尔州和阿姆哈拉州各地区在这场战争中也有不少人丧生。200多万人被迫逃离家园、无家可归,上百万人陷入饥饿状态。据埃塞总理阿比去年的报告,仅在第一轮战争期间,联邦政府就因战争投入了超过1000亿比尔(约合190亿美元)。总的来说,在新冠肺炎疫情、提格雷冲突、俄乌冲突、旱情等叠加影响下,埃塞战后经济增长已经大幅放缓,尤其是阿姆哈拉州、阿法尔州和提格雷州已从经济贡献者转变为接受援助者。埃塞教育部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重建校舍等设施就需要超过22亿美元的资金。由于战争及安全风险骤增,很多工厂被迫停工或关闭,加剧了埃塞通货膨胀及物资供应短缺。

今年上半年,该国的通胀率一直在30%以上。在亚的斯亚贝巴街头,随处可见沿街乞讨的妇女、儿童、老人。一位在埃塞工作多年的华人告诉记者,受提格雷冲突影响,很多难民从北部逃难而来,导致最近一两年首都地区街头乞讨、偷抢行为明显增多,民众生活越发艰难。

过去5个多月,由于停战,埃塞国内营商环境有所改善,部分外国投资者开始回流埃塞。然而,北部战火重燃很可能逆转这一势头,埃塞经济和民生将雪上加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