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长沙1月19日电 画里的女孩名叫莱蒂法,九岁,和她的爸爸、弟弟住在摩纳哥卡萨布兰卡。

2020年春节,难得的小长假。身为美术馆馆长、一年到头为展览和文化活动连轴转的李自健,决定给自己一个福利——独自去马尔代夫度假。一个月前订航班、准备行囊的他,并不知道会有一场世界性的疫情爆发。他只打算利用难得的6天假期去听海、冲浪、晒太阳,放空自己。

6天假期还没有过完,国内新冠疫情爆发,马尔代夫海滩上,度假的人们一片惊慌。有的急急忙忙回国,有的去往欧美躲避,每个人都迅速做出判断和决策。李自健与国内同事取得联系,得知美术馆已接社区通知暂时闭馆,那么长沙暂时不必回。去不去美国与妻儿汇合?妻子电话里嘱他不要过去,他决定转道摩洛哥。

彼时,摩洛哥没有一例新冠肺炎病例,这个以旅游为主业的国家,正阳光灿烂,游人如织。李自健制定了一个12天的旅行计划,他在酒店门外与正在揽客的司机阿卜杜拉聊天,他是一个热情豪爽、懂五国语言的中年男子,年轻时曾闯荡欧洲,热爱艺术、向往中国,经营一个小型旅游公司。两人一见如故,李自健以200美元一天租下阿卜杜拉和他的车,开始了从卡萨布兰卡出发,沿大西洋海岸线,去往撒哈拉大沙漠的漫游。

当地独特的风土人情,壮美辽阔的自然景致,给了李自健灵感和激情,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当他们回到卡萨布兰卡得知,中国疫情严重,欧美飞机停航,摩洛哥发出“加强自我防疫、居家隔离”的通告。李自健急忙驱车去首都拉巴特打听,已经没有回国航班,而且复航无期。“既然一时无法离开,不如索性潜下心来,安营扎寨,作画修行。12天的旅行已经积累了大量素材,正好‘趁热打铁’。”李自健把想法告诉阿卜杜拉,他迅速帮忙租下海滨的一所小公寓,又上街购买生活用品和作画工具,为他创作提供便利。

心安之处即是家。安顿好后,李自健开始了创作。最初一日三餐,按时就寝,到创作渐入佳境时,基本上就是面条、水果、牛肉干对付,每天画到尽兴、通宵达旦是常有的事。阿卜杜拉隔几天来看他,带着水果蔬菜,也带来当地疫情消息。他担心李自健会孤独焦虑,邀请他去家里过斋戒节。原来,阿卜杜拉生活也极不容易,前妻是法国人,俩人离婚后已回法国,他则带着一双儿女留在摩洛哥,靠着小旅游公司过活,疫情一来基本上开不了工,生活陷入困境。两人互相感叹生活的不易,又互相鼓励打气。一天他们正在聊天,阿卜杜拉的女儿莱蒂法乖巧地坐在窗边,手里捧着一个水蜜桃,那一刻阳光从她的头顶照过来,给她整个人镶上了金色的边,那么沉静、柔美。李自健示意她不要动,赶紧拿起画板画笔,一张栩栩如生的人物素描出来了。就这样,小女孩坐了四个多钟头,《阳光里的摩洛哥少女》完成了。阿卜杜拉高兴地说,“李,你画得太好了,她一直是我的阳光、我的安琪儿,十分感谢你为她记录美好。”李自健也深为动容。6月底,莱蒂法的头发披肩了,李自健再次为她作画,题为《卡萨布兰卡的安琪儿》。他告诉阿卜杜拉:“任生活怎么艰难,人生如何困顿,世间仍有美好存在,这是我们坚定走下去的理由。”

李自健在摩洛哥生活150多天,共创作了32幅人物素描,72幅油画作品。12月底,李自健美术馆主办了《李自健北非旅行油画展》。“也许这些画作还没有达到精品的高度,因为毕竟时间紧迫无法来精雕细琢,但是它们将作为这个时代和历史的注脚。”李自健表示,很多年后再回看,当全人类陷入一场意外灾难,漫长而幽暗的日子里,仍有阳光,有美好的人事物,有困境中的坚强勇敢,有人与人之间的守望相助。这一切值得我们为之感念,并且始终心存光明。(成小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