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一路高歌猛进,5日冲破110大关,续刷2002年以来新高,年初至今累涨14%。美元一强再强,引发全球外汇市场剧烈波动, 新兴市场货币走势分化。

世界银行统计了27种非美元货币今年前7个月的表现,23种货币对美元贬值。在统计的这些货币中,截至8月初,斯里兰卡卢比对美元贬值幅度最大,暴跌78%;土耳其里拉次之,贬值35%;阿根廷比索对美元下跌29%;而墨西哥比索、秘鲁新索尔、巴西雷亚尔以及乌拉圭比索则逆市走强,其中,巴西雷亚尔对美元升值5%, 乌拉圭比索则涨8%。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年初至今新兴市场货币显示出地区偏好的转变,这源于拉美和亚洲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利率分歧,且这一分歧将在未来进一步凸显。

“除卢布以外,表现最佳的货币均来自拉美,包括巴西雷亚尔、秘鲁新索尔和墨西哥比索。”王昕杰表示,“拉美央行很早就开启加息周期,在利率曲线中注入了大量的利率溢价,可以说接近加息周期顶峰,而大多数亚洲央行仍处于加息周期的中间。”截至记者发稿时,俄罗斯卢布对美元今年累涨18%。

今年8月,巴西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50个基点至13.75%,为该央行自去年3月新一轮加息周期以来,连续第12次上调利率,当前利率水平达到2016年11月以来的最高点;同月,墨西哥央行加息75个基点至8.5%,是自2021年6月以来第10次加息,创下2008年该国执行现有货币政策以来的最高利率水平;秘鲁央行于8月加息至13年来的最高水平6.5%,为本周期的连续第13次加息。

相形之下,在亚洲新兴经济体中,8月泰国央行采取了2018年12月以来的首次加息行动,上调利率25个基点;印尼央行意外加息25个基点至3.75%,为该央行17个月以来首次调整利率。

王昕杰预计,印度、泰国、菲律宾和马来西亚央行将在今年剩余时间进一步加息,许多新兴亚洲货币仍受到通胀持续和资本外流的影响。他分析称,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新兴市场货币产生了不均衡的影响,支持大宗商品出口商,同时利空进口商。

香港证券及投资学会会员李卓峰则告诉记者,二季度全球商品价格剧烈波动,相关货币例如俄罗斯卢布、印尼卢比都受惠于商品价格大涨,货币升值,有较佳的抗跌能力。展望未来,他也指出,能源和食品出口相关国家的货币表现将会分化。

“包括油价在内的能源价格开始失去强势,原油甚至已经回落至俄乌冲突之前水平,俄罗斯卢布已经开始转弱。但食品价格趋势稳定,例如印尼这样的农产品出口大国,其货币将保持稳定抗跌力。”李卓峰表示。

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报告,截至7月,外国投资者已连续五个月从新兴市场退出,为2005年有记录以来持续最长的一轮撤资,期间资金外流总额超过393亿美元。

该机构经济学家福顿(Jonathan Fortu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资金出走新兴市场主要归因于美元强势,美联储可能在一系列加息之后接近中性利率,届时美国利率稳定可能有助于阻止资金外流。

不少中低收入发展中经济体正在遭受货币贬值和借贷成本上升的困扰,资金外流或加剧这些经济体的危机。过去四个月里,斯里兰卡主权债务违约,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均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帮助。投资者担心,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国家或将发生债务危机。

资深投资组合经理周锦舜对记者表示,历史上,并非所有的美联储加息周期都会对新兴市场产生冲击。当新兴市场基本面普遍较弱,外债比例较高,风险敞口较大时,美联储紧缩政策外溢给相应国家带来风险会较大。

“当前,新兴市场基本面差异较大,但相较于上世纪90年代末金融风暴时期,整体而言,新兴经济体的外储更多,外债比例也不算非常高。例如,巴西2000年时外汇储备323亿美元,2021年已有3094亿美元,翻了接近10倍。强大的外汇储备有助巴西雷亚尔抵御美元走强冲击。”他表示,当前需要留意个别外储较低、外债较高国家的风险,例如斯里兰卡、土耳其、阿根廷等。其中,阿根廷、土耳其外债相对外汇储备的倍数已在7倍左右,需警惕美元上涨叠加本币贬值对偿还外债压力的影响。

李卓峰表示,随着全球通胀上升,新兴市场将迫于无奈继续加息,增加国内债务负担,外资外流情况仍然严峻,若经济进一步倒退,就有可能引发债务危机。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鄂)字5号鄂新网备1005-0001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B2-20090118鄂ICP备13008093号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湖北知音传媒股份公司院内 网站邮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