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整体面来看,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对外贸易并没有明显的负面影响,中国对非洲国家的出口也没有受到明显的冲击。但由于新冠疫情对全球各国的影响不同,因此对具体国家和地区之间具体商品贸易的影响有非常明显的差异,借此机会希望能对中国与非洲主要人口大国之间的相关贸易事实进行观察以获取对学界继续开展深入的研究可能有益的信息。

从中国对世界出口商品结构的变化来看,新冠疫情对中国初级产品出口的冲击较大,2020年中国初级产品出口相比2019年下降13.3%。新冠疫情对中国工业制品出口的整体冲击较小,整体保持了正常的增长:由于医药品、其他化学原料与产品出口的明显增长,中国化学601117)成品及相关产品大类的出口相比2019年还有所增长;中国纺纱、织物制品出口的大幅增长,中国的橡胶制品、纸制品、钢铁、有色金属等产品的出口规模明显收缩;机械及运输设备大类保持了正常增长,但其中动力机械设备、金工机械、其他运输设备的出口明显下降。

根据感染新冠的确诊率可以将非洲国家分为五个群阵进行观察,在评估疫情对国家的影响时,除了考虑确诊率还应该注意到该国的人口规模。在第一群阵,确诊率最高的非洲国家(截至2022年6月累计确诊率超过2%的国家)中,非洲人口大国南非和摩洛哥受新冠疫情的冲击相对严重;第二群阵,非洲国家(截至2022年6月累计确诊率高于0.5%的国家)中莫桑比克、阿尔及利亚、肯尼亚和加纳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相对严重;第三群阵,非洲国家(截至2022年6月累计确诊率高于0.3%的国家)中埃及、埃塞俄比亚、乌干达的人口规模较大,受到疫情的影响可能较大;第四群阵,非洲国家(截至2022年6月累计确诊率高于0.1%的国家)中安哥拉、苏丹和尼日利亚(人口规模接近2.1亿)是非洲的人口大国;截至2022年6月累计确诊率低于0.1%的非洲国家中刚果金和坦桑尼亚是非洲的人口大国,受到疫情的负面影响相对较小。上述人口大国是中国对非贸易的主要伙伴,南非是中国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从确诊率来看南非也是受到新冠疫情冲击较为严重的非洲人口大国,是重点观察的对象。

南非是中国在非洲大陆最主要的出口目的地,2014—2021年期间,中国对南非的出口额在中国对非洲国家出口总额中的平均占比约为14.54%;2020年3月份之后南非遭受疫情的严重影响,中国对南非的出口在2020年明显下降,2021年明显回弹;从中国对南非出口商品结构的变化来看,2020年中国对南非出口商品与2019年相比略有下降,保持在正常范围内。出口受到负面影响较大的产品为矿物燃料、矿物油产品,皮革制品、箱包制品,纸制品;2020年中国对南非药品、肥料的出口明显增长。中国是南非的第一大出口市场,2014—2021年期间中国从南非进口商品的总额在中国从非洲国家进口总额中的占比高达32.89%;2020年中国从南非的进口额大幅下降,2021年有所回弹;2020年中国从南非进口明显下降的初级产品包括食品、饮料等;矿产品、纤维及纸制品的进口明显下降;但与此同时化学品大类、木制品大类的进口明显增加。由此可见,新冠疫情对中国和南非的贸易有短暂的明显冲击。

2020年疫情期间中国对埃及、肯尼亚、加纳的出口均保持了持续增长态势,中国对阿尔及利亚的出口在2019年下降的趋势下继续下降,之后回弹乏力;这种情形主要与阿尔及利亚近年来的贸易政策有关,需要中国相关贸易商给予关注: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与联合国贸易发展委员会(UNCTAD)最新发布《2021世界关税报告》,阿尔及利亚以18.9%的平均关税成为全球进口关税障碍最高的国家之一;2021年阿尔及利亚贸易部启动商业登记清理行动后,阿尔及利亚进口商的数量从46000家减少到9000家;阿尔及利亚于2021年12月30日签署生效《2022年财政法》,该法案表明阿尔及利亚鼓励国内生产、抑制进口的政策导向。2019年中国从埃及的进口大幅下降,2020年在新冠疫情冲击下中国从埃及的进口反而有所回弹。由于非洲相关国家国内政治动荡、产业政策、供应链等因素,2017年以来中国对安哥拉和埃塞俄比亚的出口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2021年中国对安哥拉出口大幅增加。由此可见,新冠疫情对中国与其他非洲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活动可能有一定的影响,但非洲国家国内政策和国内宏观因素的变化依然是影响中非贸易的重要因素。

此外,从中国海关的贸易商品统计来看需要格外关注疫情期间中国外贸措施的一个重要调整。2021年6月22日海关总署发布《关于在全国海关复制推广跨境电子商务企业对企业出口监管试点的公告》,自7月1日起,在全国海关复制推广跨境电商企业对企业(跨境电商B2B)出口监管试点,这标志着自海关总署公告2020年第75号公布的10个试点海关、海关总署公告2020年第92号增加12个试点海关后,跨境电商企业对企业出口监管试点正式向全国海关复制推广。“跨境电商B2B出口”是指境内企业通过跨境物流将货物运送至境外企业或海外仓,并通过跨境电商平成交易的贸易形式,这有助于进一步促进跨境电子商务健康有序发展,助力企业更好开拓国际市场。在这项出口措施的刺激下,2021年中国对非洲国家的“跨境电商B2B简化申报商品”的出口额相对2020年明显增加,其中中国对南非“跨境电商B2B简化申报商品”的出口额从2020年的231万元增加到2021年的1800万元。

根据世界经济展望(WEO)2022年4月发布的数据库,这里使用非洲人口大国(人口规模超过3000万的国家)GDP平减指数(衡量总体物价水平)、人均GDP(衡量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平)、失业率、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衡量政府债务或公共债务的规模)、出口变化率和进口变化率等宏观经济指标2022—2027年期间的相关预测数据对后疫情时代非洲主要人口大国的宏观经济发展进行展望:

从GDP平减指数的变化趋势可以看到,以中国作为标杆,未来一段时期非洲主要国家物价上涨的量级明显要大得多,其中安哥拉、苏丹、刚果金、埃塞俄比亚的物价上涨速度引人瞩目,此外阿尔及利亚、加纳和尼日利亚未来几年内的物价很可能居高不下且保持相对快速的增长。

从人均GDP的变化可以看到,埃及、摩洛哥、加纳、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乌干达、莫桑比克在未来几年中民众的生活水平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提高,其中埃及的改善最为显著;南非、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由于受到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等重要全球事件的影响,未来几年内其民众生活水平的改善相对有限,南非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可能还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从国家整体失业率的变化来看,未来几年南非的失业率在35%的高位上会有继续增加的趋势;苏丹的失业率有望从当前30%的较高水平下降到2027年20%以下的水平,阿尔及利亚的失业率有望从当前10%的水平下降到2027年5%以下的水平,未来几年摩洛哥和埃及的失业率可能也会有所下降但降幅相对有限。

从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来看,2022年之后苏丹、莫桑比克、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等国的政府债务会有明显的下降,与此同时南非、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和加纳的政府负债比重可能会有所上升,这可能与新冠疫情的冲击以及俄乌冲突对全球能源价格的影响有重要关系。

从非洲主要国家的出口变化率和进口变化率的预测数据来看,受疫情影响大部分非洲主要国家的出口下降率在2020年达到近年来的谷底,尼日利亚、埃及和加纳等少数国家的出口下降率在2021年达到谷底,阿尔及利亚的出口下降率在2022年达到谷底;2023年之后刚果金、南非、肯尼亚、坦桑尼亚的出口増势可能相对稳定,2024年之后埃及和埃塞俄比亚的出口增速可能会大幅下降,阿尔及利亚和尼日利亚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出口将持续下降到2027年才有望转变为增长态势。受疫情影响大部分非洲主要国家的进口下降率在2020年达到近年来的谷底,之后安哥拉、莫桑比克、加纳和乌干达的进口大幅增长到2022年达到其进口增长率的一个峰值;2023年之后刚果金、安哥拉、南非、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进口増势相对稳定,2024年之后埃及、乌干达和莫桑比克的进口增速可能会大幅下降。

(本文根据“全球发展倡议”背景下中非经贸与投融资合作研讨会学者发言整理,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编辑/关锐整理)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